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文學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淺析海明威作品中的英雄主義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文學論文發布時間:2019-06-10 10:45:05瀏覽:1

 縱觀文學創作史,自從人類開始進行文學創作以來,英雄形象就屢屢出現在各民族文學作品之中。然而,由于民族文化的不同,所襯托出的英雄主義也就具有各不相同的民族特色。

   縱觀文學創作史,自從人類開始進行文學創作以來,英雄形象就屢屢出現在各民族文學作品之中。然而,由于民族文化的不同,所襯托出的英雄主義也就具有各不相同的民族特色。但不謀而同的是,任何民族特色的英雄主義所反映的英雄個體身上都具有優秀的品質以及卓越的能力,這也是各路英雄受到人們無限贊美與崇拜的根本原因之一。之所以英雄形象往往都具有強烈的震撼力,正是因為其充分體現了人類不斷抗爭、不斷超越的精神,能夠激發審美主體奮發向上的心理感受。本文以海明威作品為例,對海明威筆下的英雄主義進行了系統分析與探討。

南方文學

  《南方文學》(月刊)創刊于1979年,系由桂林市文聯主辦的純文學月刊,致力于打造文學領地,培養文學新人,追求作品的質量和可讀性,與生活互相觀照,與讀者共同成長以發表文學作品為主,多年來刊登了大量的本地作者作品,選擇有較高水平和較大影響的外省作家作品,起到了帶動本地作家的作用。

  一、海明威式英雄主義的內涵

  英雄主義最早出現在西方文學中。從最早的神話故事開始,英雄形象的塑造逐漸開始形成主人公傳統,所以最早的英雄主義具有理想化特點。遠古時期的人類要想在自然界中得以生存,其唯一的途徑就是與殘酷的自然環境進行不斷的抗爭,所以那些喜歡冒險、征服,為推動人類歷史而犧牲的勇士在那個時代是非常受尊重與崇敬的。這種類型的英雄在古希臘神話中出現較多,比如立下12件奇功的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因為人類盜取火種而觸犯宙斯的英雄——普羅米修斯等。在這之后,文學作品主要以悲劇與史詩的形態為主,對具有主體精神與獨立意識的各類英雄進行了歌頌,如憤怒的復仇女英雄——美狄亞、敢于對抗悲劇命運的英雄——俄狄浦斯等[1]。

  進入中世紀,神話英雄逐漸淡出文學作品中。這個時期的文學作家主張:“英雄并不是神,更不是人與神的后裔,僅僅是接地氣的普通人。”因此文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逐漸開始回歸本色,如充滿智慧與理性的騎士英雄等。然而,隨著文藝復興時期的到來,文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為了順應時代潮流,也開始思考人的價值與尊嚴,強調自有、平等,比如擁有巨人精神的龐大固埃等。

  20世紀之后,以兩次世界大戰為主的社會危機直接導致了人類的全面異化。正是在這樣的局勢下,“反英雄”的形象越來越多的出現在西方現代文學之中。比如敢于向陳規與命運宣戰的“局外人”——默爾索等。但令人欣慰的是傳統英雄形象仍然存在,如超越傳統英范式的英雄——羅曼·羅蘭以及海明威筆下的各個“硬漢”英雄。

  二、海明威式英雄主義的特點

  一直以來,海明威都將“直面死亡”視為是一種理想,一種英雄主義。長期以來,當海明威面對現實中的窘境時,他總是以精神的不敗來進行挽救。這樣做的目的是讓世人證明人類生存的真正價值,并且對犧牲的魅力進行了充分表現。從整體上來看,海明威認同的英雄主義并不是毫無意義的鋌而走險,或者是為了炫耀而去送死,而是為了維護人類的自由與尊嚴、為了實現人類理想與價值而進行的探索、抗爭,這種探索與抗爭是不顧及個人利益的,一旦成功,將收獲崇高的體驗及成就感。

  三、海明威式英雄形象——以亨利·菲特利為例

  作為一個“迷惘”的英雄形象,亨利·菲特利最開始對戰爭的意義也陷入過迷惘,但當他逃出戰場之后又逐漸對生、死產生了新的迷惘。較之于其他年輕人,亨利·菲特利參加軍隊的時候也滿懷熱枕、充滿正義感,軍隊也令他感到光榮。但進入軍隊之后,無休止的血腥場面(戰爭)另他逐漸失去了之前的理念、信心及希望,心中逐漸滋生出懷疑戰爭無意義與戰爭非正義的想法。在他被炮彈擊中之后,軍方將他的這次意外視作戰功,授予了相應的獎章,但亨利·菲特利認為這很荒謬,對獎章十分反感。可以看出,最初的滿懷熱枕已經逐漸失去,留下的僅僅只有對戰爭的失望。之后,亨利·菲特利在醫院養傷期間與護士凱瑟琳產生了愛情,愛情的滋潤使他重新感受到了幸福與美好。也正是因為凱瑟琳,讓亨利·菲特利對這個世界產生了留戀不斷增加。正因為如此,在亨利·菲特利重返戰場之時,他的心情是十分低落的。那么,為什么要說亨利·菲特利是一個英雄形象呢?因為讓讓具有不肯順從與屈服的精神,堅持反抗殘酷的命運,而愛情的力量則是促使他醒悟的根本原因之一,回到戰場的亨利·菲特利發現意軍的士氣伴隨著德軍進攻火力的不斷增加而到了崩潰的邊緣,戰友的反戰情緒越來越高昂。應該是因口音的緣故,亨利·菲特利差點就被前線的憲兵隊處死,趁亂脫險的亨利·菲特利逃出來之后帶著愛人凱瑟琳逃亡中立國瑞士,成為了戰場上的逃兵。但遠離了戰場并不意味著亨利·菲特利與愛人凱瑟琳就能過生幸福、平靜的生活,因為難產,凱瑟琳和肚中的孩子雙雙死去,這再次讓亨利·菲特利陷入到無限痛苦與彷徨之中。但不可否認的是,亨利·菲特利的一生至少有過對命運的積極反抗,雖然這種反饋并不徹底,但其仍然可以稱作為是一個迷惘的英雄[2]。

  四、結語

  在海明威筆下的英雄,都具有笑對人生的姿態以及直面死亡的勇氣,無論是對人尊嚴的維護還是對人價值的追求,無疑都充分表現出海明威對人類命運的深切關注。在海明威的作品中,無時無刻都滲透著他的精神力量以及文化人格,他為人類提供了藝術的滋養、前行的動力,他深沉的人文關懷與昂揚的生命態度超越了時空的界限,散發著一種永恒的魅力。

  參考文獻:

  [1]黃夢瓊.硬漢的另一面[D].湘潭大學,2011.

  [2]張偉平.海明威筆下的“硬漢形象”及其啟示[J].遼寧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03):127-128.

《淺析海明威作品中的英雄主義》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淺析海明威作品中的英雄主義

文章地址:http://www.agbxwg.tw/lunwen/yishu/wenxue/38912.html

'); })();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