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藝術論文 > 文學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唐僧與孫悟空的表層關系和深層關系探析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文學論文發布時間:2019-06-08 23:16:05瀏覽:1

《西游記》以唐僧師徒西行取得真經的故事為主線, 塑造了個性鮮明的師徒五人及眾多神佛妖魔形象。其中大徒弟孫悟空跟隨唐僧時間最長, 在取經過程中最忠心與得力。唐僧與孫悟空的關系, 在表層中顯現為倒置的師徒關系, 在深層中實為兩種修心之路的重疊。造成深表兩層關系的原因在于小說作者深受王陽明心學以及當時社會背景中儒道佛三教合流的影響。

   《西游記》以唐僧師徒西行取得真經的故事為主線, 塑造了個性鮮明的師徒五人及眾多神佛妖魔形象。其中大徒弟孫悟空跟隨唐僧時間最長, 在取經過程中最忠心與得力。唐僧與孫悟空的關系, 在表層中顯現為倒置的師徒關系, 在深層中實為兩種修心之路的重疊。造成深表兩層關系的原因在于小說作者深受王陽明心學以及當時社會背景中儒道佛三教合流的影響。

黃河之聲

  《黃河之聲》(半月刊)創刊于1958年,是經國家新聞出版總署正式批準,由山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管主辦的綜合性學術期刊。由我國著名的藝術界、教育界和學術界的資深專家、知名學者執編,審稿嚴慎,因而期刊具有較高的實用性、指導性和權威性,是中國核心期刊(遴選)數據庫期刊、中文科技期刊全文數據庫收錄期刊、中國期刊網全文收錄期刊、科技部萬方數據庫全文收錄期刊。

  《西游記》以唐僧師徒西行取得真經的故事為主線, 塑造了個性鮮明的師徒五人以及眾多神佛妖魔形象。小說中, 唐僧是師, 孫悟空是徒, 但在實際相處中, 唐僧作為師父卻一直扮演受保護者、被解惑者的角色。徒弟孫悟空不僅負責保護唐僧的人身安全, 更是屢次為其解惑。有學者認為二人之間存在隱性的夫妻關系、父子關系和倒置的師徒關系;也有學者認為他們之間是由師道尊嚴轉向相互扶持的師徒關系, 折射了作者的經歷和對當時教育現狀的思考;還有人認為兩人的師徒關系是受到兩種政治理想的制約, 且兩人的性格在相處中逐漸得到改變。

  一、唐僧與孫悟空的表層關系分析

  (一) 唐僧與孫悟空的表層關系——師徒關系

  玄奘西行取經是《西游記》的主線, 取經這一行動的發端之一是如來見南瞻部洲多丑惡, 想在東土尋善信來西天取經, 以勸化眾生。發端之二是魏征夢斬涇河龍王, 龍王因唐太宗不守信, 便將其告到陰間。太宗受判官崔玨幫助死而復生后, 聽從他舉辦水陸大會超度冤魂的敬告, 并選中陳玄奘作主持。觀音菩薩在水陸大會見到玄奘, “果然是明智金蟬之相” (第十二回) , 兩個發端開始交匯, 西行之路就此拉開序幕。

  在前往大唐的路上, 觀音還為玄奘配齊了西行路上的四個徒弟——齊天大圣孫悟空、天蓬元帥豬悟能、卷簾大將沙悟凈和西海龍王敖閏之子。孫悟空是觀音最后一個定下來的徒弟, 卻是唐僧第一個收下的。且在取經隊伍形成時, 孫悟空就已經保護唐僧經歷了八難:收服白龍馬和八戒時的被夜火燒、失卻袈裟兩難;收悟凈之前的黃風怪阻、請求靈吉、流沙難渡三難。他與唐僧之間關系的親密程度, 是其他徒弟無法相比的。而兩人的師徒關系, 也經歷了初形成——多磨合——終確立的過程。

 

  第十四回中, 唐僧踏上取經之路, 行至五行山下, 救出被困五百年的齊天大圣, 收了第一個徒。師徒關系初步形成。

  師徒的磨合則可從唐僧的三次驅逐反映出來。第一次在第十四回, 孫悟空打死六個毛賊, 唐僧訓斥他去不得西天, 做不得和尚;第二次在第二十七回, 白骨夫人用女子、婦人和老者三次迷惑唐僧, 唐僧因孫悟空三次殺生而驅逐他;第三次在第五十六回, 唐僧拒絕了孫悟空的認錯, 并以緊箍咒懲罰他。三次驅逐都是因孫悟空違背佛家道義殺人, 三次也都以孫悟空重歸取經隊伍告終。

  師徒關系的最終確立在第三次驅逐完成時。第五十六回中孫悟空誅殺草寇遭到唐僧的驅逐, 他到觀音處訴苦。正是孫悟空缺席的這段時間, 唐僧被假悟空所傷。六耳獼猴被打死后, 觀音親自出面解開了唐僧的心結, 并囑咐他要去靈山必得悟空保護。此后, 唐僧再未驅逐過徒弟。這不僅是礙于觀音的情面, 更是因為唐僧逐漸深入認識了孫悟空, 二人的師徒關系也在取經之路行過一半時最終確立下來。

  (二) 唐僧與孫悟空表層關系中的悖論

  唐代韓愈在《師說》中為師者定義為“傳道授業解惑也”, 即為師者要為弟子傳達道義、教授學業、解答疑惑。而在唐僧與孫悟空這對師徒的相處中, 卻出現了多種悖論:一方面是為師者不足為師;另一方面是為徒者不止為徒。

  孫悟空的大部分本領都是他的第一個師父須菩提祖師教會的, 這個師父只在小說前兩回中出現過。孫悟空的第二個師父, 也是相處最久的師父——唐僧卻并未教過他什么本事。只在第十六回孫悟空欲向僧人展示錦襕袈裟時, 唐僧教育他“莫要與人斗富”。除此之外, 并未再見到唐僧作為師父為徒弟“傳道授業”。

  作為師父的唐僧不僅沒有為徒弟解惑, 反而屢次需要徒弟來為其解惑。烏巢禪師傳給唐僧《多心經》, 唐僧熟記于心, 時時誦念。但這心經卻多次被孫悟空拿來為師父解惑, 如第九十三回中“師父, 你好是又把烏巢禪師《心經》忘記了也?”第八十五回中, 孫悟空更是直接引用“佛在靈山莫遠求, 靈山只在汝心頭”的頌子讓唐僧悟得“千經萬典, 也只是修心”的道理。

  唐僧明明是個慈悲之人, 卻常不分青紅皂白地以緊箍咒來威脅、懲罰孫悟空, 他還經常聽信豬八戒的讒言, 誤會孫悟空的一片忠心。最過分的是第五十六回中, 孫悟空打死了要傷唐僧的草寇, 唐僧卻要為草寇焚香禱告, 還說出“你到森羅殿下興詞, 倒樹尋根, 他姓孫, 我姓陳, 各居異姓。冤有頭, 債有主, 切莫告我取經僧人”這番無情的話來, 并加上“好漢告狀, 只告行者, 也不干八戒、沙僧之事”, 將罪責干干凈凈地推到了孫悟空身上。如此冷漠自私、不辨善惡, 何足稱為師?

  孫悟空雖是徒弟, 但在整個取經隊伍中更像一個實際領導者, 有威信, 有號召力, 無形之中大家對孫悟空都有些敬畏。第四十七回, 師徒眾人為停下休息還是繼續前行各執一詞, 是孫悟空最后說了“趁月光再走一程, 到有人家之所再住”, 于是“師徒們沒柰何, 只得相隨行者前往”。唐僧時常心神迷惑, 也是孫悟空多次為其安定內心。孫悟空的角色已經由徒弟轉變為解經的伙伴, 或者說更像是二人進行了角色互換。

  二、唐僧與孫悟空的深層關系分析

  (一) 唐僧與孫悟空的深層關系——修心的伙伴

  取經由如來一手策劃, 觀音親自安排, 二人一方面為師徒設難, 一方面又不斷助其解難, 兩種行徑看似矛盾, 卻暗藏深意。金蟬子不聽佛說法, 齊天大圣放肆亂天宮, 天蓬元帥醉酒戲嫦娥, 卷簾大將失手砸琉璃, 龍王之子縱火燒明珠, 取經隊伍中的每個人都是戴罪之身。取經途中, 師徒遇到了各路妖魔, 但幾乎每次都有天神相助化險為夷。如來真正的目的并不是用劫難打倒師徒, 而是想通過劫難來考驗他們, 促使他們完成自我的提升與修煉。

  在踏上取經之路以前, 唐僧是大唐國高僧, 孫悟空是花果山美猴王。取經事業完成后, 唐僧得封旃檀功德佛, 孫悟空為斗戰勝佛。不僅兩人的身份得以改變, 更重要的是內心修為層次的提高。唐僧的修心從踏上取經之路開始, 而孫悟空的修心在取經開始前已經完成了一半, 取經路上他以助唐僧修心為主, 自修為輔。西行之路其實是兩人修心之路的重疊。唐僧與孫悟空之間的關系, 也不僅倒置的師徒關系, 更代表兩種修心過程。

  放心, 即放縱內心。孫悟空曾闖龍宮索兵器, 入森羅除類名, 不懼天庭與權力, 就算面對佛教最高領袖如來, 他也極盡張狂。孫悟空這些行為正是放縱內心的表現。他本是石猴, 因勇闖水簾洞而被尊為猴王。從石猴到猴王, 他在同類中獲得了支配地位, 也獲得了更多的自由。他想到這自在生活終有一死, 便漂洋過海想學長生之術, 這是他對生命意義的追求, 學得了本事后便也獲得更多的生命自主權。重回花果山的他不再是石猴, 而是有名有姓有本事的孫悟空。他放縱自我, 但也把對自由的追逐和生命能量發揚到極致。

  定心, 即安定內心。玉皇大帝幾次派天將降服孫悟空, 幾乎都以失敗告終。在孫悟空反抗異力的過程中只有兩次失敗, 一次苦于分身乏術敗在太上老君手里, 一次敗在如來佛手里, 五百年的定心從此開始。

  修心, 即修習內心。書中對孫悟空壓在五指山下的五百年并無具體描述, 但從他向觀音自陳“我已知悔了”, 能夠推斷他在這五百年間是反思過的。他向觀音道“但愿大慈悲指條門路, 情愿修行”, 修心便已完成了一半。他在五百年的定心里反思了自我, 獲得了內心的轉變。第十四回孫悟空打死六個草寇, 草寇的名字分別代表著人的眼、耳、鼻、舌、身、意六種欲望。孫悟空打死的不僅是六個毛賊, 更代表著他清除了內心欲望。降妖除魔就是與心中惡念作斗爭, 妖魔除盡了, 修心的工程也就完成了。

  唐僧在小說中出場時的詩賦介紹了其身世——靈通本諱號金蟬, 只為無心聽佛講, 轉托塵凡苦受磨, 降生世俗遭羅網 (第十一回) 。他是肉眼凡胎, 也常因為心軟惹禍, 但他始終是取經的主角和招牌。第九十九回唐僧的災難簿子里記載, 金蟬遭貶是他的第一難, 因此唐僧的修心之路和孫悟空不同, 他是以修心為主, 放心和定心的部分都被弱化了。

  唐僧的前世是如來弟子, 被貶下凡塵是因不聽說法, 輕慢教義, 這也是一種對內心欲望的放縱。雖然和孫悟空的鬧天宮比起來程度輕了太多, 但究其本質仍是放心的表現。

  唐僧經歷的八十一難, 前四難發生在取經之前, 與其身世有關, 其余都發生在取經途中。這些劫難可分為兩類, 一類是惹禍上身, 落入困境;一類是路見不平, 禍及自身。前者如三遇白骨夫人、受困金角銀角, 后者如烏雞國助故王、通天河救嬰兒。唐僧在這些劫難中大都是問題制造者、受害者和被解救者, 且其歷經劫難的模式也多有相似之處。唐僧一次次不辨真假與是非, 落入妖精的圈套, 雖然他的無能懦弱備受詬病, 但卻不能忽視他的可取之處。

  論本事, 唐僧比不上任何一個徒弟, 但他作為凡人, 敢于接下徒步西天取真經的任務, 僅此來看, 他的修為已經高于常人了。且他在取經途中, 雖迷茫但從不曾后退。金蟬子被貶下界是因對佛不敬, 而唐僧的行事準則之首就是敬佛, 其次是為善。這兩者, 也是他的修心內容。“路中逢廟燒香, 遇佛拜佛, 遇塔掃塔” (第十三回) 是他許下的誓言, 取經途中他也確實付諸行動。懷慈悲之心普度眾生是佛門思想, 為善是唐僧作為佛門弟子的修為, 也是敬佛的呼應與深化。第八十回中, 姹女向師徒求救, 唐僧本已經阻止了提議去救的八戒, 但在聽到妖精的連續呼救后, 還是向孫悟空發出了前去搭救的指令。可見, 敬佛與為善始終扎根于他的思想, 是他的修心之路最重要的內容。

  在與孫悟空的相處中也能看到唐僧的轉變。取經初始, 唐僧身邊只有孫悟空一個徒弟, 他對悟空是絕對的依賴。第十五回白馬遇難, 孫悟空要去替他尋回來, 唐僧卻因害怕而拉著悟空不放。到了第七十二回, 他卻已能說出“此個人家, 等我去。有齋無齋, 可以就回走路”。這一路的修煉, 已使唐僧變得越來越勇敢。

  唐僧對孫悟空也更加寬厚親近。第二十七回唐僧多次以“歹人”稱呼孫悟空, 而在第四十六回車遲國遇難中, 唐僧誤以為孫悟空被油烹死, 冒死也要為他燒紙超度, 還向國王道“我那個徒弟, 自從歸教, 歷歷有功”。唐僧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孫悟空, 這也正是他通過修心撥開迷霧見本真的寫照, 是其修心成果的真實反映。

  唐僧的修心是在取經途中進行, 但孫悟空在出五行山時就已“心猿歸正”, 所以西行路上他以輔助唐僧修心為主, 自修為輔。唐僧通過歷經劫難完成修心, 這些劫難是如來和觀音提前安排好的, 取經隊伍中的孫悟空也是知情的。第九十九回, 師徒一眾掉入水中, 孫悟空明明有能力使出神通幫師徒渡河, 卻推說“駕不去”, 因為他知道“唐僧九九之數未完, 還該有一難”。孫悟空知道劫難背后的原因, 也知道自己的任務就是保護唐僧度過劫難, 完成修心。

  輔助唐僧修心也是孫悟空修心之路的一部分。代表約束的金箍是由唐僧為他戴上, 唐僧對于孫悟空來說, 是師父, 也是約束。取經之始與之尾都是和賊寇有關的劫難, 前一次孫悟空毫不留情打死六個草寇, 而后一次卻“恐唐僧怪他傷人性命, 只得將身一抖, 收上毫毛” (第九十七回) 。巧妙的情節呼應, 彰顯孫悟空的修心變化。

  (二) 唐僧與孫悟空深層關系形成的原因

  作為一個封建社會的文人, 吳承恩的思想始終無法超出時代的局限。《西游記》中師徒歷經十四個寒暑, 走過九國一郡一州一府, 見過許多政權統治者。第三十九回全真道人奪了烏雞國王王位, 盡管國家平安百姓安居樂業, 但孫悟空因其不是皇家血統, 便斥責他:“我把你大膽的潑怪!皇帝又許你做?”而到了第八十四回師徒經過滅法國, 國王要殺一萬個和尚, 孫悟空卻說“雖是國王無道殺人, 卻倒是個真天子”。可見, 作者的思想仍有一定局限性。他批判現實丑惡, 但未做徹底否定;批判昏庸君主, 卻仍將希望寄托于明君賢臣身上。《西游記》表面上是一個熱鬧的故事, 但它的本質卻是心學的成果。

  明中葉時, 宣揚“心外無物”的心學逐漸興起并占據主流。孫悟空形象的塑造即反映出了強烈的心學影響。第一回回目“靈根育孕源流出 心性修持大道生”就已點明修心的主題, 孫悟空是作為人格化的修心過程存在。他的第一個師父須菩提祖師所在地方叫靈臺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靈臺”“方寸”是心的別稱, “斜月三星”則是心字的形狀。孫悟空前往此處學習本領, 是一種修心的象征。再看須菩提祖師為他起的名——悟空, 雖然祖師只說“排到你, 正當‘悟’字” (第一回) , 沒有解釋為何是悟字輩, 但從第六十四回唐僧在木仙庵談詩時說的“悟者, 洗心滌慮, 脫俗離塵是也”便能看出作者的良苦用心。洗心滌慮, 脫俗離塵, 直至心外無物, 正是心學的最高境界。

  孫悟空一棍打破凌霄, 一棍鬧亂地府, 他的張狂個性是對內心欲念的放縱, 也是作者對于張揚人的個性價值和對人性美以及探索生命意義的禮贊。王陽明心學倡導良知, 認為良知是人的是非之心, 是存在于人們心中的自然本能。人人皆有與生俱來的良知, 但人的欲望會蒙蔽良知, 而使人表現出惡。要去惡, 就須重新發明良知。師徒五人都因心中曾有惡念, 放縱欲望而遭到懲罰, 西天取經就是他們回歸良知的路途。師徒在行進路中遇到各種妖魔, 而這些魔, 其實就是“心中賊”, 消滅了妖魔也就是消滅了心中賊。

  儒道佛的三教合流也反映在作品中。吳承恩接觸到的心學, 是“三教合一”化了的心學, 第二回中須菩提祖師“說一會道, 講一會禪, 三家配合本如然”的描述就生動反映了這一現象。三教合一對作品的影響, 主要反映在多神世界的構成、佛教主線的搭建和儒家思想的滲透三個方面。

  首先, 《西游記》的故事發生在一個多神的世界里。這個世界中有兩大體系, 一是以玉皇大帝為最高領導的道教體系, 一是以如來佛祖領導的佛教體系。兩大體系沒有高下之分, 而是相互作用, 分庭抗禮, 共同構成了師徒修心之路的大背景。

  其次, 無論是金蟬子還是唐僧, 都是佛門弟子。孫悟空跟隨須菩提祖師學習, 可算作是道教弟子。豬八戒和沙和尚以及白龍馬的前身都是天神, 同樣屬于道教的體系。這樣一支隊伍, 以取佛經為共同目標, 并且最后也都成佛。途中遇到的黑風山熊羆、紅孩兒, 也都被代表著佛教的觀音收服。

  在回目與故事中多次出現的“心猿”與“意馬”都是宗教用語, 比喻躁動的心靈。“心猿”和“意馬”在小說中分別是孫悟空和白龍馬的別稱, 但其實師徒五人以及西行途中遇到的所有妖魔以及作惡的凡人, 本質都是心猿和意馬。第九十八回回目“猿熟馬馴方脫殼 功成行滿見真如”, 字面上是“心猿”孫悟空和“意馬”龍王之子兩個個體修心完成, 但本質上暗含著取經隊伍中所有“心猿”和“意馬”都完成了修心。抵達西天不僅意味著客觀上的取經之路完成, 更代表內里的修心之路功德圓滿。

  三、結語

  《西游記》中滲透了重孝的儒家思想。第一回中孫悟空在方寸山遇見指路的樵夫, 樵夫自述要“供養老母, 所以不能修行”, 孫悟空贊他“乃是一個行孝的君子, 向后必有好處”。之后也用“故孝者, 百行之原, 萬善之本” (第三十一回) 教導寶象國三公主, 而自己更是以“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的道理對待唐僧。

  《西游記》故事中所體現的泛神論觀點、佛教主線以及重孝的儒家思想滲透, 都反映作者所接受“三教合一”化心學的影響, 孫悟空形象的塑造則是心學影響最顯著的表現, 通過這樣一個豐富立體的人物, 宣揚了“明心見性”的思想。

  參考文獻:

  [1] 吳承恩.西游記[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55.

  [2] 李夢圓.唐僧與孫悟空關系的別樣解讀[J].濮陽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2014 (2) :113-115.

  [3] 賈長峰.從師道尊嚴到相互扶持——淺談《西游記》中唐僧與孫悟空的師徒關系[J].文教資料, 2008 (8) :8-12.

  [4] 王齊洲.孫悟空與唐僧[J].荊州師專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 1986 (4) :53-59.

  [5] 梁歸智.自由的隱喻:《西游記》的一種解讀[J].河東學刊, 1998 (3) :31-37.

  [6] 李志梅.《西游記》中的唐僧——一個“雞肋”人物的再剖析[J].運城學院學報, 2003 (4) :23-26.

  [7] 王齊洲.《西游記》與宋明理學[J].天津社會科學, 1992 (4) :76-82.

  [8] 朱恒夫.《西游記》:藝術化了的心學[J].東南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1999 (11) :96-103.

  [9] 梁歸智.心路歷程之謎——《西游記》經典探秘之三[J].名作欣賞, 2015 (10) :16-22.

《唐僧與孫悟空的表層關系和深層關系探析》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唐僧與孫悟空的表層關系和深層關系探析

文章地址:http://www.agbxwg.tw/lunwen/yishu/wenxue/38884.html

'); })();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