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行政論文 > 城市管理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生命歷程視角下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城市管理論文發布時間:2019-06-03 09:52:53瀏覽:1

 個體社會資本由社會網絡資源含量和社會網絡結構兩部分構成, 本文基于生命歷程理論和 8 個城市的抽樣數據, 對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進行實證分析。 研究結果顯示, 個體社會網絡資源含量隨著年齡增長不斷提高, 在其職業生涯中, 個體不斷投入時間

   個體社會資本由社會網絡資源含量和社會網絡結構兩部分構成, 本文基于生命歷程理論和 8 個城市的抽樣數據, 對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進行實證分析。 研究結果顯示, 個體社會網絡資源含量隨著年齡增長不斷提高, 在其職業生涯中, 個體不斷投入時間、 精力和物質資本, 通過社會互動追逐更高的社會網絡資源含量; 在保證網絡異質性的前提下, 個體通過刪減重復節點以減少冗余信息帶來的成本, 實現社會網絡結構的不斷優化。 總之, 個體在整個生命歷程中展現出較為理性的社會網絡優化過程, 個體社會資本是具體社會情境下理性選擇的產物。

重慶社會科學

  《重慶社會科學》2008年1月起由中國知名學術期刊社——改革雜志社編輯出版。影響因子、轉載率列全國同類期刊前茅,在全國理論界和學術界有較廣泛的影響。本刊以“全國視野,重慶個性”為辦刊理念,始終堅持以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為指導,堅持“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方針和“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立足重慶、面向全國、面向世界,與時俱進,大膽探索,勇于創新,研究、探討和普及人文科學,努力反映學術理論研究的新成果、新觀點,為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服務。

  一、 問題的提出

  不論是在微觀領域還是宏觀領域, 大量研究結果證明社會資本對社會生產生活的眾多領域有異乎尋常的重要性[1] 。 目前在對社會資本的研究中, 更多地是把它當作具有工具意義或情感支持的分析概念, 忽視了它本身也是通過社會互動累積起來的財富, 較少從理論上分析這種財富的動態累積過程。 社會資本研究更大的不足在于對社會資本成因的理論總結或經驗論證的缺乏[2] , 在中國這樣關系導向的社會更是如此。 從微觀領域來說, 社會資本既是個人發展的社會條件, 也是個人社會互動的產物, 考察個體如何投資和積累社會資本具有基礎性意義。 因此, 本文試圖從生命歷程視角出發, 解釋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并進行經驗分析。 如果要從微觀意義上來探討個體社會資本的相關特征, 首先需要厘清為什么不同個體在社會資本的投資和存量上存在差異。

  ( 一) 投資—回報差異

  第一, 網絡位置觀[3] 認為, 資本欠缺和回報欠缺共同導致了社會資本的差異。 資本欠缺是指不同的投資或機會所導致的某一群體的資本在數量上或質量上相對不足的結果。回報欠缺是指一定質量或數量的資本對于不同社會群體的成員會產生不同的回報或結果。 初始位置越好, 行動者越可能獲取和使用好的社會資本; 個體越靠近網絡中的橋梁, 他們在工具性行動中獲取的社會資本越好。 第二,職業地位觀[4] 對于社會資本的差異性機制給了互補性解釋。個人階級階層地位影響了人們的社會交往方式和范圍, 從而影響人們的社會資本質量。 另外, 職業的科層關聯度和市場關聯度是影響人們社

  會網絡規模、 網頂高低、 網差大小和網絡構成的機制。邊燕杰[4] 不僅看到了階級階層是影響初始社會資本的重要原因, 還認識到個體發展過程中所造成的社會資本的變異性。 Nahapiet 和 Ghoshal[5] 同樣系統性地總結了社會資本的來源主要取決于市場關聯、 科層關聯和社會關聯三個方面。 第三, 成本收益觀[2] 從社會資本投資收益視角出發, 認為當個人較長時期居住于某個社區時, 將更愿意進行社會資本投資。 根據主流經濟學的 “ 經濟人” 假設, 理性經濟人從事交易活動的目的就是獲得最大化利益, 他們會根據自己精力、 技能和資本的投入來預計可以獲得多少回報。 那些社會流動性小的個體,其社會資本投資的風險也將變小, 從而可以帶來更加穩定的收益, 這些人在當地社會關系網絡投資的動機也越強烈, 這種投資動機導致了他們社會資本存量的差異。

  ( 二) 累積—衰減差異

  第一, 在友誼網絡研究方面, Cairns 等[6] 發現友誼在青年時代更容易建立。 Kalmijn[7] 發現 “ 友誼網” 隨著年齡增長有不斷消退的趨勢。 但也有研究表明盡管在整個生命歷程中, 同他人的交往隨著年齡增長而不斷減少, 但老年人卻更加傾向于參加一些社會交往, 如社區交往、 信仰和志愿者組

  織[8] 。 第二, 在社會支持網絡研究方面, McDonald 和 Mair[9] 所總結的 “ 社會支持網” 隨著年齡增長傾向于減弱, 并且具有敏感的生命軌跡。 還有部分學者提出了更加復雜的變化模型, 如 Lambert 等[10] 通過分析白領工人的樣本, 發現年輕人和老年人在他們的工作網中更可能占有更少的網絡異質

  性, 并認為年齡和社會資本的關系可能是非線性的關系, 這項研究也得到了其他學者的證實。 除了非線性現象以外, McDonald 和 Mair[9] 還發現不同類型的網絡特征具有不同的增減性質, 職業交往網絡

  隨著年齡增長而增長, 日常網絡規模隨著年齡增長反而不斷縮小。 Burt[11] 發現個人新形成的關系以及那些既定網絡中的 “ 弱關系” 更容易衰退。 關于中國居民社會資本動態演化過程的研究, 也發現了年齡對于社會資本有顯著影響。 張文宏[12] 發現專業行政管理階層的社會網絡在年齡異質性方面高于工人階層。 李樹茁等[13] 發現年齡較小的農民工群體的 “ 社會支持網” “ 討論網” 較大。 黃榮貴和桂勇[14] 通過不同的估計方法發現隨著年齡增長, 個體社會網絡規模不斷縮小。

  現有對于社會資本的研究給予我們諸多啟示: 第一, “ 社會資本” 的概念本身具有很大的差異性, 即使沿著某一概念進行深入分析, 也可以發現社會資本是一個多維度的概念, 其本身有著復雜的內涵。 如果不加區分地對不同性質的社會資本進行研究, 則不僅很難深入地探討影響社會資本變異的機制, 還會使我們對社會資本作用空間的判斷和估計受到質疑。 第二, 以往研究多注重從個體的家庭背景、 個人經濟地位和人口學特征等方面看待社會資本的演化, 部分研究考察了年齡與社會資本的關系, 但都只是區分了不同特征的人群在社會資本存量上的靜態差異。 因此, 本文將在重新分析 “ 社會資本” 概念內涵的基礎上界定社會資本的主要維度, 基于生命歷程理論和 8 個城市的抽樣數據,對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進行經驗分析。

  二、 基于生命歷程的社會資本演化邏輯

  ( 一) 生命歷程理論

  生命歷程理論發源于生命周期理論和生活史理論。 20 世紀 60 年代, 美國社會學家 Elder[15] 將畢生發展理論吸收到 “ 生命歷程” 的概念中, 并重新對年齡的社會含義進行闡述, 形成了生命歷程理論的基本框架。 在這一框架中, 不僅 “ 畢生發展” 的概念得到了進一步的拓展, 生命周期和生活史等理論的核心內容也得到了繼承發展。 不僅生命與畢生、 世代等相聯系, 變遷社會中各種事件和社會角色的年齡序列也相應產生, 這些都是生命歷程框架的時間觀的表現。 生命歷程理論認為, 個體在一生中會不斷扮演社會規定的角色和事件, 這些角色和事件的順序是按年齡層級排列的。 但 Elder[15] 還認為年齡、 成長和死亡這些生物意義在生命歷程中是由社會建構的, 年齡層級表達的也是一種社會期望。 雖然生命歷程理論強調社會結構和社會環境對個人發展的制約, 但由于受到畢生發展理論的影響, Elder[15] 強調個體自身發展和生命歷程在社會構造中的主動性, 強調個體可以通過 “ 選擇” “ 最佳化” “ 彌補” 等機制, 使其收益最大化或成本最小化。 這種強調個體對于社會環境的適應以及調整自我選擇使得生命歷程理論得到豐富和發展, 在教育學和社會學等眾多領域得到應用。 雖然國內關于生命歷程萬理方論數的據介紹和研究起步較晚, 但已在社會不平等、 社會保障、 越軌行為和社會流動等方面產生命歷程視角下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生了一些初步的研究成果[16] 。

  ( 二) 社會資本的兩個基本維度

  現有微觀領域的社會資本研究可以概括為兩個基本維度: 社會網絡資源觀和社會網絡結構觀。 社會網絡資源觀以 Lin[3] 為代表, 是指個體在行動中獲取和使用的嵌入在社會網絡中的資源。 社會網絡結構觀則以 Burt[17] 為代表, 他從結構洞來定義個體社會資本, 認為位于結構洞的行動者具有信息控制優勢, 從而為行動者帶來更多優勢。 本文綜合了這兩種觀點, 將社會資本定義為: 個體在行動中獲取和使用的社會網絡以及嵌入其中的社會資源, 并認為社會資本存在社會網絡資源和社會網絡結構兩個維度。 如果將社會資本理解為一張大的社會網絡, 社會網絡資源描述的是不同節點的 “ 含金量”,社會網絡結構則是描述不同節點間是否存在連線以及線條的粗細。

  這種二維劃分方式的依據實質上是由于其分別對應著不同的工具性效果, 這種作用機制上的差異又勢必會影響行動者的投資動機。 第一, 社會網絡資源維度上的社會資本強調行動者在理性選擇過程中, 通過社會交換達成工具性目標。 網絡成員本身所具有的資源質量會直接影響到工具性交換活動的進展, 那些掌握了較多社會資源的網絡成員更有可能為行動者帶來較高的回報, 因而網絡頂端的可達性在某種意義上代表了個體從金字塔式的社會結構體系中獲取社會資源的能力。 比如, 資源被控制在部分掌控實權者手中, 同這些成員的社會交換, 可使行動者獲得額外的收益。 社會網絡資源的交換流轉, 需要以長期的互惠交往為依托, 以取得相互信任為基礎, 因而被稱為社會資本的人情機制[18] 。第二, 社會網絡結構維度上的社會資本代表了信息傳遞的暢通性程度, 多數時候具有外部性特征和降低交易成本的功能。 比如, 在勞動力市場的求職過程中, 網絡結構的多樣性可以傳播更多的市場信息, 彌補求職市場中的信息不完備, 實現人職匹配, 因而被稱為社會資本的信息機制[19] 。

  ( 三) 社會資本在生命歷程中的演化邏輯

  作為一種有投資價值的資源, 社會資本是人們在長期社會交往互動過程中所形成的社會關系, 那么它本身就具有差異性, 社會資本的差異性不僅表現在不同的群體之間, 即使同一個人, 在他的不同生命階段也有差異。 這是由于: 第一, 個體在不同的生命階段被社會賦予了不同的社會期望和使命,扮演的角色也不相同。 第二, 個體可用于投資社會網絡的成本 ( 包括時間、 情感和物質資源等) 是有限的, 必須抉擇怎樣將資源配置最優化。 第三, 由于社會資本具有多種維度和功效, 因而行動者需要在不同時期調整自己的社會交往對象和投資策略, 并使其與自己的社會地位和發展預期相匹配。 隨著社會交往對象的變化, 人們的社會資本也隨著年齡增長而產生系統性變化, 這種變化具體表現為以下兩個方面:

  1. 社會網絡資源含量不斷提高

  社會網絡資源含量隨著行動者與網絡關系人互動層次的提高而逐漸提升。 從行動者角度來看, 由

  于網絡資源中的人情機制、 學習模仿機制和信號機制等, 使得社會網絡可以為個體地位獲得提供強有力的影響, 社會地位越高的中間人可以對行動者產生更加顯著的影響, 從而實現向上的社會流動。 因此, 在整個生命歷程中, 個體將不斷創造與那些較高社會地位個體的人際網絡, 通過調用這些社會地位較高者的社會資源實現自我的工具性目標。 個體更加傾向于將比較有限的交往成本用于蘊含更多資源的社會資本的投資, 因為行動者可以預期這類社會資本在將來可以給他帶來更多的社會回報。 這也是為什么個體更喜歡與高社會地位的人交往的原因。 從關系人角度來看, 隨著行動者年齡增長, 其社會資歷和社會地位不斷提升, 這將增加行動者與其他高地位群體交往的機會和可能, 或者說隨著行動者社會地位提升, 行動者擁有的社會資源也會越多, 既增強了其投資能力, 也增加了較高社會地位的關系人與其交往的可能性。 基于此, 筆者提出如下假設:

  假設 1: 隨著年齡增長, 個體社會網絡資源含量呈現單調遞增趨勢。

  2. 社會網絡結構不斷優化

  社會網絡結構維度上的社會資本表達的是個體獲取社會資源的位置優勢, 其作用在于為個體發展提供有價信息, 可以為行動者帶來職位上升和投資增值途徑等, 實現其社會地位的提高和收入水平的增長。

  假設 2: 隨著年齡增長, 個體社會網絡結構呈現不斷優化趨勢。

  那么, 行動者如何優化自己的社會網絡結構呢? 行動中的社會資本質量取決于社會網絡異質性,社會網絡異質性能夠給行動者帶來競爭優勢, 使其得到更多的工具性回報。 在行動者建構社會網絡的初始過程中, 由于社會情境和有限理性的制約, 社會網絡規模往往偏大。 隨著社會交往和互動層次的提高, 那些無助于提高社會網絡異質性的網絡關系, 只能帶來額外的投資成本。 此時, 個體面臨的問題是如何將有限的個體社會資源投入到那些蘊含高質量網絡資源的社會關系中。 行動者的最佳策略是, 在維持社會網絡異質性的前提下, 剔除多余的社會關系, 合理地縮小社會網絡規模。 因此, 行動者社會網絡規模縮小, 并非是社會資本質量下降的標志, 而是個體社會網絡結構不斷優化的表現形式。 基于此, 筆者提出假設 2 的兩個輔助假設:

  假設 2a: 隨著年齡增長, 個體社會網絡規模呈現單調遞減趨勢。

  假設 2b: 隨著年齡增長, 個體社會網絡異質性不發生顯著變化。

  三、 數據來源、 變量選擇與模型構建

  ( 一) 數據來源

  研究數據來自 2009 年 6—10 月在西安、 上海和廈門等 8 個城市進行的 “ 社會網絡與求職過程”大型社會調查。 城市選擇的依據和抽樣方法等可參見邊燕杰等[20] 。 本文界定的社會資本之功效主要是來源于勞動力市場研究的成果, 后文將著重關注處于職業生涯期人群的社會資本演化邏輯, 所以選擇了有工作及有工資收入的被訪者作為分析對象。

  ( 二) 變量選擇

  本文借鑒春節拜年網度量個體社會資本的測量指標, 根據因子分析區分出社會網絡資源和社會網絡結構。 春節拜年網的主要指標包括網絡規模、 網絡頂端、 網絡差異和網絡構成[4] 。 為了增加社會資本測量的科學性, 增加了網絡平均資源含量, 考慮到中國不同類型的單位蘊含著異質性的社會資

  本, 因而還加入了春節拜年網中的單位類型數和單位聲望頂端等共計 9 個指標作為社會資本的測量指標。 表 1 為社會資本的因子載荷分析, N = 5 444, KMO = 0. 79, x2 (15) = 31 000。 從 KMO 值來看,

  因子分析結果比較理想。 社會網絡資源維度包括網絡平均資源含量和網絡頂端等; 社會網絡結構維度則包括職業類型數、 單位類型數和網絡規模等。 由于同知識層、 領導層和經理層等的紐帶關系, 既是對社會網絡資源的測量也是對社會網絡結構的測量, 因而較為均勻地分布在兩個維度上, 但經過正交旋轉后, 因子載荷量發生一些變化。

  ( 三) 模型構建

  考慮到本文被解釋變量皆為連續型變量, 因而選擇多元線性回歸分析 ( OLS), 該模型相比雙變量模型的優勢在于可以同時控制其他變量的影響, 以確保研究的可靠性。 但考慮到年齡與不同類型社會資本之間的關系可能是非線性的, 因而進行線性回歸時以多項式回歸的結果呈現。 與一般線性回歸模型相比, 多項式回歸的一個不同點是需要從同一數據中基于已有解釋變量創造新的解釋變量。

  五、 結論與啟示

  不同維度的社會資本在生命歷程中表現出差異化、 系統化的演化趨勢。 在整個生命歷程中, 個體展現出較為理性的人際關系網絡的優化過程, 這個過程表現為: 第一, 社會網絡資源含量在生命歷程中呈現單調上升趨勢。 這再次表明在一個等級社會中社會資源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在整個生命歷程中, 尤其是在職業生涯期, 行動者通過社會互動方式, 通過投入時間、 精力和物質成本, 不斷追逐更高的社會網絡資源含量。 第二, 社會網絡結構在生命歷程中呈現不斷優化趨勢。 代表社會網絡結構維度社會資本的作用在于提供有價信息, 但為了均衡社會資本的投資, 個體在整個生命歷程中不斷地優化社會網絡結構, 刪減重復節點, 以減少冗余信息所帶來的昂貴成本。

  通過萬對方個數體據社會資本演化邏輯的分析, 本文證明了社會資本的多維度性。 社會網絡資源和社會網生命歷程視角下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絡結構是從社會資本的作用機制———人情和信息兩個角度進行劃分, 本文對如此劃分的合理性和科學性提供了佐證。 同時, 不同維度的社會資本, 由于其性質和作用機制的差異, 導致了人們對其投資的系統性差異, 從而表現出不同的動態演化趨勢, 不可一概而論。

  需要注意的是, 社會資本并不等同于 “ 關系資本” 。 后者追求的是人格化交易, 是基于家族親緣關系建立起來的一種特殊主義的信任模式, 無法培育和陌生人之間的誠實、 互惠以及合作主義, 并不具備擴展成普遍信任的可能性, 甚至會對原本屬于公共物品的社會資本 ( 信息和資源) 進行阻隔和分割[21] 。 真正意義上的社會資本既能克服個人理性和關系理性的褊狹, 也能規避公共事務中的搭便車行為, 更是有力解決社區合作和社區治理的有效路徑。 中國社會資本建設要在發揮傳統儒家倫理的基礎上擴大信任半徑, 通過增加團體組織和建立公民社會培育人們的公共精神, 從家庭、 家族間的特殊信任向一般信任轉變。

  參考文獻:

  [1] Portes,A. Social Capital: Its Origins and Applications in Modern Sociology[J]. Annual Review of Sociology,1998,24(1):

  1-24.

  [2] 愛德華·格拉澤 . 社會資本的投資及其收益[J]. 經濟社會體制比較,2003,(2):35-42.

  [3] Lin,N. Social Capital: A Theory of Social Structure and Action[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1. 99 -

  126.

  [4] 邊燕杰 . 城市居民社會資本的來源及作用:網絡觀點與調查發現[J]. 中國社會科學,2004,(3):136-146.

  [5] Nahapiet,J. , Ghoshal,S. Social Capital, 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the Organizational Advantage [ J] .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98,23(2):242-266.

  [6] Cairns, R. B. , Leung ,M. C. , Buchanan,L. , et al. Friendships and Social Networks in Childhood and Adolescence [J]. Child Development,1995, 66(5):1330-1345.

  [7] Kalmijn,M. Shared Friendship Networks and the Life Course[J]. Social Networks,2003,25 (3):231-249.

  [8] Cornwell,B. ,Laumann,E. O. ,Schumm,L. P. The Social Connectedness of Older Adults: A National Profile[J].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2008, 73 (2):185-203.

  [9] McDonald,S. , Mair,C. A. Social Capital Across the Life Course:Age and Gendered Patterns of Network Resourses [J]. Sociological Forum,2010, 25 (2):335-359.

  [10] Lambert,T. A. ,Eby,L. T. ,Reeves,M. P. Predictors of Networking Intensity and Network Quality Among White - Collar Job Seekers[J]. Journal of Career Development,2006,32(4):351-365.

  [11] Burt, R. S. Bridge Decay[J]. Social Network,2002,24 (2):333-363.

  [12] 張文宏 . 城市居民社會網絡資本的階層差異[J]. 社會學研究,2005,(4):64-81.

  [13] 李樹茁,任義科,費爾德曼,等 . 中國農民工的整體社會網絡特征分析[J]. 中國人口科學,2006,(3):19-29.

  [14] 黃榮貴,桂勇 . 社會網絡規模的影響因素:不同估計方法的比較[J]. 社會學研究,2010,(4):106-125.

  [15] Elder,G. The Life Course and Human Development[ A]. Richard,M. L. Handbook of Child Psychology[ C]. New York: Wiley,1998. 939-991.

  [16] 李衛東 . 本科畢業生畢業意向的影響因素分析:基于生命歷程的視角[J]. 青年研究,2009,(6):60-75.

  [17] Burt,R. Structural Holes: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M].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92. 1-2.

  [18] 邊燕杰,張文宏 . 經濟體制、社會網絡與職業流動[J]. 中國社會科學,2001,(2):110-126.

  [19] Granovetter, M. The Strength of Weak Ties[J].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73,78(6): 1360-1380.

  [20] 邊燕杰,張文宏,程誠 . 求職過程的社會網絡模型:檢驗關系效應假設[J]. 社會,2012,(3):24-37.

  [21] 楊光飛 . “ 關系資本” 升格之合法性質疑[J]. 人文雜志,2006,(2):147-151.

《生命歷程視角下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生命歷程視角下個體社會資本的演化邏輯

文章地址:http://www.agbxwg.tw/lunwen/xingzheng/chengshi/38868.html

'); })();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