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詢
您當前的位置:職稱驛站 > 論文 > 管理論文 > 工商企業管理論文職稱驛站24小時論文發表咨詢熱線:400-680-0558

“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困境與實施建議

職稱驛站所屬分類:工商企業管理論文發布時間:2019-06-18 10:07:22瀏覽:1

 2018年1月, 為響應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決策部署, 優化資源配置, 加快推進處置“僵尸企業”, 實現市場出清, 浙江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快處置“僵尸企業”的若干意見》 (浙政辦發[2017]136號, 以下簡稱《意見》) , 明確了加快處置“僵尸企業”的政策舉措。《意見》對于提高破產審判效率, 緩解稅費負擔及稅務矛盾有較大作用, 但卻并未提及現實務中大量存在的“僵尸企業

   2018年1月, 為響應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決策部署, 優化資源配置, 加快推進處置“僵尸企業”, 實現市場出清, 浙江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快處置“僵尸企業”的若干意見》 (浙政辦發[2017]136號, 以下簡稱《意見》) , 明確了加快處置“僵尸企業”的政策舉措。《意見》對于提高破產審判效率, 緩解稅費負擔及稅務矛盾有較大作用, 但卻并未提及現實務中大量存在的“僵尸企業”徹底出清障礙及其解決途徑問題。筆者從浙江紹興諸暨地區辦理債務人企業注銷登記實踐出發, 提出現存出清障礙及建議意見, 以期對破產管理人辦理企業出清有所裨益。

經濟師

  《經濟師》雜志是國內外公開發行的大型經濟專業學術月刊,國際標準刊號為 IS SN41004-491,國內統一刊號為CN14-1069F,郵發代號:22-100。是中國期刊方陣雙效期刊、全國經濟類核心期刊、中國學術期刊綜合評價數據來源期刊。2004年被評為第一屆北方優秀期刊。

  一、“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提出

  (一) 僵尸企業的概念及特征

  2007年6月1日,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施行, 市場化破產及破產管理人制度正式取代舊破產法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企業試行》) 施行下的“政策性破產”及清算組制度。現行破產法并未區分“僵尸企業”與“破產企業”的區別, 筆者認為較之一般破產企業, “僵尸企業”危害更重, 荼毒更深。市場化破產背景下, 如何鑒別及處置“僵尸企業”成為“破人”新的共同歷史性使命。

  “僵尸企業”初于20世紀80年代作為經濟學概念提出, 美國波士頓大學的經濟學家彼得科伊認為“僵尸企業”系“無恢復希望, 靠政府政策扶持或放貸者的支持而免于倒閉的債務企業”。 (1) 2016年6月24日, 浙江省促進企業兼并重組工作部門聯席會議辦公室發布《關于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 (浙并購辦[2016]4號) , 文件中認為對“僵尸企業”應因地制宜予以界定。結合浙江省實際, 浙江省內“僵尸企業”主要是指連續1年以上停止生產經營活動且未繳增值稅, 或者資產負債率超過100%、連續3年以上虧損且主要靠政府補貼維持生產經營, 或者連續3年以上欠薪、欠稅、欠息、欠費, 或者陷入“兩鏈”風險導致資不抵債且解套無望、長期停產且復產無望、已有投資但投產無望的規上企業。根據以上定義, 僵尸企業具有以下特征: (1) 非依市場因素、市場規則生存, 主要依靠政府支持、第三方扶持存續; (2) 陷入巨額債務困境, 無自救或再生能力; (3) 符合“破產企業”的一般特征, 但具有較之一般“破產企業”更嚴重的社會危害。

  (二) 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必要性

  1.“僵尸企業”出清是市場經濟發展的正常規律

  “產品沒有競爭力、無再生希望、嚴重資不抵債、擾亂正常市場秩序”的“僵尸企業”不能有序退出市場, 是現階段我國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優先資源配置的重大障礙。“僵尸企業”的大量存在是市場經濟發展以及市場化破產推進的“攔路虎”, 其“僵而不死”顯然不符合市場經濟發展的規律。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吳曉靈曾在2016金融街論壇上表示“打通企業的退出通道, 是中國經濟增強活力的制度安排, 也是中國市場經濟成熟的表現”。 (2)

  2.“僵尸企業”的大量存在產生的惡性影響

  一方面, “僵尸企業”需要銀行和政府部門不斷輸血, 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無底洞。僵尸企業占用各類資源卻不產生與之匹配的效益, 長年依賴政府扶持、轉貸、借貸發放工資卻不產生有益社會效益, 企業有名無實。同時“僵尸企業”損害職工權益現象突出。拖欠職工工資、社保以及職工集資后揮霍的情形極為普遍, 職工生存權益得不到保障, 各類矛盾突出, 成為社會不穩定的重大因素。

  另一方面, “僵尸企業”的存在也變相擠壓了健康企業的生存空間, 其占用大量優質社會資源、資金, 搶奪了其他健康企業的發展機會。“僵尸企業”陷入“死不了、活不好”, 新興健康產業陷入“做不大、壽命短”的怪圈。同時, 部分“僵尸企業”也存在對于政府部門、銀行等第三方金融機構的利益捆綁問題。

  (三) 紹興諸暨地區僵尸企業處置實踐

  在中央提出積極穩妥處置“僵尸企業”的大背景下, 紹興市兩級法院積極響應號召, 走出了一條具有地方特色的府院協調、助推出清之路。2016年, 紹興市人民政府出臺了《紹興市企業破產協調處置工作機制 (試行) 》。該份文件從職工安置、涉案資產查控、破產企業稅收、工商登記、重整后企業信用修復等八大角度保障債務人依法出清。同年, 在諸暨市人民法院的積極推動下, 諸暨市人民政府出臺了《諸暨市企業破產協同工作機制 (試行) 》, 該份文件對本地區破產企業、“僵尸企業”處置、徹底出清均作了相應規制, 并明確相應的責任機關。在相應政策的支持下, 僅2017年上半年, 紹興全市共處置“僵尸企業”30家, 完成數量居全省第二位 (3) , 取得了喜人的成績。但是同時, 也應看到在大量“僵尸企業”的處置實踐中, 距“僵尸企業”的徹底出清仍存在較大差距。較之于紹興地區兩級法院破產案件的受理、審結數量 (全國法院排名前列) , “僵尸企業”稅務、工商等注銷登記比例明顯極低。

  二、“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障礙及實踐

  (一) 稅務登記注銷難

  根據《稅收征管法》第十六條規定, 納稅人在辦理工商登記之前, 必須先進行稅務注銷。同時根據《稅務登記管理辦法》 (國家稅務總局令第36號) 規定, 納稅人發生破產情形依法終止納稅義務的, 應當在工商注銷登記前辦理稅務注銷, 納稅人辦理注銷稅務登記前, 應當結清應納稅款、滯納金和罰款。而大多“僵尸企業”大都“無產可破”或主要實務資產已經設置抵押, 資產變價款項尚不足以支付全部破產費用、共益債務、職工債權等, 稅務債權無法得到清償或全額清償。即使稅收債權得到全額清償, 稅收滯納金等作為第三順位普通債權參與分配一般也無法得到全額清償。此時, 稅務機關依據《稅務登記管理辦法》不予辦理稅務登記注銷手續并出具清稅證明無疑是“合法合理的”。對于因無財務賬冊導致無法清算或無法全面清算的企業, 稅務機關能否辦理注銷登記在司法實務中也存在較大爭議。諸暨地區管理人承辦的破產案件中, 普遍性存在破產程序終結后無法注銷稅務登記的狀況。2017年12月, 筆者所在破產團隊經辦的浙江柯萊特機械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中 (稅收債權完全清償, 普通債權 (含稅收滯納金) 清償率1.3%) , 在人民法院的協調下, 經多次與稅務機關溝通, 順利辦理了柯萊特公司的國稅、地稅注銷登記, 成為本地區稅務注銷成功的首例。

  (二) 工商登記注銷難

  “僵尸企業”經依法清算后工商注銷難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立法不甚完善, 《企業破產法》第一百二十一條規定:管理人應當自破產程序終結之日起十日內, 持人民法院終結破產程序的裁定, 向破產人的原登記機關辦理注銷登記, 但是實務中破產程序終結后管理人可能仍繼續履職, 如存未競訴訟情形。此時辦理債務人注銷極有可能導致訴訟主體錯誤 (筆者曾碰到此種情形, 經過人民法院與省高院溝通后, 決定暫緩注銷登記) 。其次工商登記注銷要求先行辦理稅務登記注銷, 稅務注銷一般又要求稅務債權得到全額清償并出具清稅證明, 但“僵尸企業”多無法清償破產費用、職工債權等費用, 何來資金清償稅收債權。最后“僵尸企業”出清未設置綠色通道, 現工商登記機關按照普通企業的注銷程序進行。諸暨地區自2012年以來法院受理破產案件愈百件, 但直至2017年5月筆者經辦的浙江瑞豐汽車部件有限公司工商登記注銷前, 無一債務人經依法破產清算后程序終結后注銷的成功案例。筆者執業團隊經辦的瑞豐公司破產清算案, 歷經8個月, 終在人民法院的協助下, 辦妥了本地區第一個債務人工商注銷登記, 債務人徹底出清的案例, 各種酸甜苦澀難以言語。

  三、解決“僵尸企業”出清障礙的幾點建議

  (一) 立法完善

  現行破產法自2007年施行至今, 破產實踐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相對比較成熟的階段, 其間呈現了一系列諸如“僵尸企業”出清障礙無法解決的法律問題。筆者認為應對現破產法之于“僵尸企業”出清立法空白處予以完善。對于稅務注銷、工商注銷等明確對于管理人履職的法律要求, 避免部分債權人、部門機關以管理人未勤勉盡責為由主張管理人責任, 對于非因管理人原因導致無法注銷的, 可在報人民法院同意后決定終止管理人繼續履行相應職務。

  (二) 繼續完善府院協調機制

  在人民法院的積極推動下, 諸暨市人民政府已出臺相應的府院協調機制, 該文件對“僵尸企業”資產保全、職工安置、徹底出清等作出較為全面規制。筆者在辦理浙江瑞豐汽車部件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工商登記注銷以及浙江柯萊特機械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稅務登記注銷中, 《協同機制文件》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但是, 仍存部分責任單位無視協同文件要求, 對管理人的合理要求不顧不問情形。筆者認為應明確責任單位不作為的具體責任。要充分發揮協調文件在僵尸企業徹底出清的積極作用, 對于文件未盡事宜出臺相應補充文件, 為“僵尸企業”徹底出清保駕護航。

  (三) 開通“僵尸企業”出清綠色通道, 進行工商、稅務登記注銷制度改革

  “僵尸企業”本就不同于普通存續經營的常規企業, 對于其注銷登記應當然有別于常規企業。筆者認為應建立僵尸企業出清綠色通道, 并積極進行稅務、工商登記注銷制度改革。筆者所在地區在人民法院的積極協商下, 已經進行了各項有益嘗試。召開人民法院、稅務機關及管理人座談會, 明確各稅務機關聯系人, 與破產管理人進行專人對接。同時現諸暨地區稅務機關主動求變, 出臺針對債務企業欠稅等“死欠核銷”等規定, 現筆者辦理的數10只破產案件中, 除柯萊特公司已辦結稅務注銷外, 部分案件程序終結后稅務核銷正有序推進中。在人民法院的協調下, 本地區工商登記部門對于符合注銷條件的債務企業均能做到“及時受理、及時辦理、及時注銷”。

  四、結語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 我國市場經濟有了飛速的發展, 在市場化破產的時代背景下, “僵尸企業”的出清成為我國優先資源配置、調整產業結構的重要內容。但隨著破產實務的辦理, 如何讓市場主體依法有序退出市場, 徹底出清?相關問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及相應司法解釋中并未能找到答案, 相關法律、法規的“打架”情形是時有發生。因此, 相關部門應盡快通過立法或修訂相應制度, 完善“僵尸企業”這一市場“蛀蟲”出清的相關規定, 做到依法出清、快速出清、徹底出清。

  注釋:

  1 王欣新.“僵尸企業”治理與破產法的實施[J].人民司法 (應用) , 2016 (13) .

  2 吳曉靈.依法實現僵尸企業市場出清, 促進經濟結構優化調整[N].金融時報, 2016-5-30.

  3 王旭東.上半年紹興處置30家僵尸企業, 盤活土地1800畝[N].紹興日報, 2017-8-28.

《“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困境與實施建議》

本文由職稱驛站首發,一個權威專業的職稱論文發表網

文章名稱:“僵尸企業”市場出清的困境與實施建議

文章地址:http://www.agbxwg.tw/lunwen/guanli/gongshang/38979.html

'); })(); 河南快3走势图表500期